(原创微小说)预见下一秒

“小明,今天是我室友的生日,大家一起去庆祝。她们说了可以带男朋友,你晚上来接我和我一起去啊”。放下了女朋友小丽打来电电话,小明嘴角扬起了一丝丝微笑。

小明,今年刚刚年满十八岁,来至本市城乡结合部的农村家庭,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普通农民。从小时候开始,小明就是父母的宝贝,大小事都依着他。小明从小学习一般,但是喜欢舞枪弄棒,拜了隔壁村的一位老拳师为师傅学习拳术,今年刚刚被市里的体育学校特招来到市里上学,继续他学习拳术的梦想。

小丽,是小明刚交往了三个月的女友,她是小明学校旁边艺校的一名女学生,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商人,家境比较富裕,人长得漂亮。小明和小丽认识是在小明刚进城的那段日子里,有一天小明和同学去学校隔壁的大排档一条街吃饭,看见几个流里流气,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小太保围着两个女孩子在动手动脚,嘴里还充斥着污言秽语,小明和同学看不过去,就去帮两个孩子去解围,结果凭借着出色的身手,小明三两下就打跑了几个小流氓,救下了两个女孩,其中一个就是小丽。经过这次戏剧般的英雄救美的相遇,两个人成了男女朋友。

下午,小明下了课连忙跑到礼品店帮小丽买好了礼物,接着去了小丽的学校,接到小丽朝饭店走去。“我们家小明身手,可厉害了,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一个人打了四个小流氓,自己一点事都没有,叶问都没有他能打。小丽在朋友面前又一次提起了小明的丰功伟绩,一起吃饭的全桌子人都听得津津有味,用着崇拜的眼光看着小明,每当这个时候,小明心里就自豪的不得了,能让漂亮的女朋友每次在朋友面前骄傲地表现自己,他心里也充满着满足的感觉。

吃了一会儿,小丽指着几个男同学对小明说:“小明,陪我同学喝几杯,教教他们男人应该怎么做,我们几个女孩出去一下。说完,小丽和两个女同学站起身,推门走出了包间。

小丽几个刚走,几个男孩子就七嘴八舌的聊起来了……..“小明,你真厉害,一个人能打好几个,这么好的身手,你趁早改名叫李小龙吧,别叫小明了。

“小明,小弟我真是佩服你,小丽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也让你追到了,还是英雄救美,厉害,厉害。小明被小丽几个同学说的得意洋洋,晕头转向和几个人边喝边聊了起来。“砰”的一声,包间门被谁大力的推开,只见小丽怒气冲冲地和另两位女同学走了进来。

“小明,我被人非礼了,你要替我出气”。说完,小丽就趴在桌子上“嗯嗯”的抽泣起来,小明一听,连忙拍着小丽的肩膀问道:“怎么了?你说清楚,怎么回事?别哭了”。小丽抬起泪眼摩挲的小脸哽咽着哭诉道:“我们刚刚去洗手间,路过大厅的时候,一个男的他,…他….”小丽:“他摸我屁股,啊,我气死了我”。

说完,又趴在桌上哭了起来。“小明,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流氓,不能让小丽受这么大委屈啊”小明,听完腾的一下子站起来,随手拿起了一个啤酒瓶,对小丽说道:“走,看看是那个兔崽子不长眼,敢欺负我们家小丽。两人和几个同学来到大厅,小丽指着一桌靠近走廊的饭桌,对小明说:“就是那个穿黑夹克的。

小明抬眼望去,看到一个穿黑夹克的年轻人正在和几个男女一起有说有笑地吃饭。小明右手拿着酒瓶,快步走上前去,抬手抡起手中的酒瓶就朝着那个穿黑夹克的男人头上砸去。只听得“嗙”的一声,随之酒瓶碎了,那个穿夹克的男人满头是血从椅子上滑倒在地上。

只听见,所有的人,都啊的大叫起来。小丽和她的同学们都朝门口跑去,而那个黑夹克的朋友们则忙着拨打120和110。而此时的小明,才似乎有点清醒过来,看着自己手中的酒瓶嘴和倒在血泊中的男子,还不能相信这一切都是自己干的。

120把黑夹克男人送去了医院,而110把小明带去了派出所。“小明啊,儿子啊,你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了啊!你让我和你爸爸可怎么活啊?….”小明在法庭上看到了妈妈在几个人的搀扶下正在痛哭着,一边哭,一边喊着自己的名字,而他自己却带着手铐,脚镣,站在庄严的法庭之上,身旁站着两个荷枪实弹的法警。小明抬头看到的是一个大大的国徽,一个身穿法官服的人正在宣判:“犯罪嫌疑人小明,因犯故意伤害罪,情节特别严重,致人死亡,故依法判处其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官宣读完,法庭里就传来一个声音:“你这个畜生,你这个杀人凶手,我儿子才二十岁,他那么老实,那么听话,只不过无意中碰了你女朋友一下,你就要了他的命,你怎么这么狠心呀,你还是不是人呀,我们家三代单传,你可是绝了我们的后呀,你应该马上去死。小明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缠着黑纱的镜框,镜框里的人赫然就是穿黑夹克的男子。小明无力的再次环顾四周,他想看看,自己自从出事后,再也没有见过的女朋友小丽,可是小丽在哪里呢,哪里有小丽呢,小明嘴里不停的嘟囔着,眼睛四处看,想在人群里找到小丽的身影,但是什么也看不到,看到的,听到的,都是两个母亲痛苦的哭喊。

“小明,别愣在那里,动手呀,用酒瓶砸这个王八蛋”,小丽指着那个穿黑夹克的男人气急败坏的喊道。那个男人,很冷静地说道:“我刚才是因为打哈欠,不少小心把手往后面伸,正好你女朋友经过,不小心碰到了,而且我也道歉过了,我现在也仍然愿意再一次表示歉意。拿着酒瓶,这时从梦境中清醒过来的小明,听了穿黑夹克的男人说完后,对小丽说:“算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何况也再次道歉了,算了吧。

小丽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小明,在她的记忆里,小明从来没有这么窝囊过,尤其是在自己被别人欺负的情况下,还说算了。她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于是她对小明说:“你今天要是不为我出这口气,我们的关系从此就一刀两断。小明很平静地看了小丽一眼,而后反问小丽:“你知道这一瓶子下去,有什么后果吗,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我告诉你,你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我什么都看到了。我看我们还真是不适合在一起,分开也好。说完,小明转身走出了饭店,向着这条街口的一个泛出桔黄灯光的房屋走去,那里有还在等他回家的父母与亲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