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高级将领杨遇春,叛变之后官至国军少将,他后来的结局如何?

1933年6月,闽赣苏区发生了一个耸人听闻的事件,时任苏区模范少年先锋师师长的杨遇春,枪杀了师政委高传遴和一名警卫员之后,叛变投敌了。闽赣苏区模范少年先锋师,也称建黎泰模范少年先锋师,它是一支由建宁、黎川、泰宁三县少年先锋队和共青团合编而成的红军部队,兵力最多的时候共有3000多人。事件发生之后,很多人都弄不明白,作为红军高级将领的杨遇春,为什么会犯下这么恶劣的罪行,走上叛变投敌的无耻道路呢?

杨遇春于1909年3月出生在江西瑞金武阳乡的一个地主家庭。

由于家境比较殷实,幼年时期的杨遇春过着衣食无忧的富贵生活。杨遇春5岁左右的时候,望子成龙的父亲便将他送到了乡村私塾读书,希望杨遇春将来能够光宗耀祖、光耀门楣。后来,杨遇春先后在小学、中学读书,并考入了江西省立农业专科学校。

如果没有出什么意外的话,或许杨遇春会成为一个农业领域的技术人才。

不过,随着革命思想的传播,杨遇春的内心也躁动了起来,他不甘于过平凡的生活。因此,杨遇春决定退学并投笔从戎,加入到革命队伍之中。

最开始,杨玉春从江西南下到广东,进入国民革命军第四军随营学校学习,不久又考入黄埔军校学习,为黄埔军校第三期学员。当时,在黄埔军校第三期学员之中,还有黄公略、倪志亮、陈奇涵,以及王耀武、方先觉、李天霞等人。

从黄埔军校毕业之后,杨遇春参加了北伐战争,历任排长、连长等职务。

大革命失败之后,杨玉春还跟随部队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并加入了红军。杨遇春作为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生,他的军事指挥能力比较高,而且特别擅长游击战术。所以,杨遇春在红军队伍中不断历练成长,一路从代理团长当上了闽西红十二军第35师师长。

闽西红十二军的前身是红九军,是由闽西地区各个县的赤卫团、赤卫队合编而成的。在杨遇春担任闽西红十二军第35师师长的时候,红十二军的军长是伍中豪、政委是谭震林。后来,闽西红十二军经历了多次合编和改编,左权、罗炳辉、萧克等人先后担任过军长。

可以说,杨遇春加入红军队伍之后,凭借着过人本事,逐渐成为了红军高级将领。1933年4月前后,闽赣苏区建立,不久组建了模范少年先锋师,此时杨遇春调任师长,担任师政委的是高传遴。高传遴是江西遂川人,他很早就参加了红军,曾在红四军中工作,长期从事军队的思想政治工作。

后来,高传遴还担任过红军总部总政治部青年部部长,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三次反“围剿”斗争。在闽赣苏区成立之后,高传遴被派到福建工作,先后担任闽赣苏区第二分区独立团政委、模范少年先锋师政委。在模范少年先锋师任职期间,杨遇春和高传遴最初配合得比较默契。

可是,由于性格的差异和经历的不同,他们二人逐渐产生了矛盾。最主要的是,杨遇春身上残留着军阀习气,做事情独断专横。为此,高传遴多次劝说杨遇春,让他注意加强学习,端正思想态度。

可是,杨遇春总把高传遴的话当成耳边风,毫不在意。另外,杨遇春这个人有点自大,他认为自己是黄埔军校毕业生,所以目空一切,觉得别人都不如他。

有一段时期,杨遇春时常闷闷不乐,他对着身边的亲信说:“我当师长多少年了,现在仍然是个师长,真是太不公平了!”可见,杨遇春对自己担任师长这一职务有所不满,他太想“升官”了。

这并不奇怪,因为杨遇春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经常给他灌输“光宗耀祖”的封建思想。时间久了,杨遇春就经常发泄心中的不满,动辄辱骂战士。更可怕的是,因为高传遴不断对杨遇春的错误行为进行制止,所以杨遇春错误地认为自己“升不了官”,全是因为高传遴“从中作梗”。

当时,还有一件让杨遇春更为苦闷的事情。1933年,苏区广泛开展起了群众性的清查土地运动。在这一过程中,由于有的地方对清查土地运动认识不充分,执行政策过于偏激,所以不仅过分地打击了地主和富农,而且还侵犯了中农的利益。

此前说过,杨遇春出生于地主之家。在这样的背景下,杨遇春的父母及亲属遭到“清算”,家产被全部没收。杨遇春得知此事之后,逐渐对前途产生了悲观情绪,并萌生了叛变投敌的想法。

1933年6月,杨遇春和高传遴率领模范少年先锋师到福建邵武一带活动。有一天夜里,杨遇春翻来覆去也睡不着觉,弃笔从戎之后的一幕幕,参加红军之后的一幕幕,他思绪万千,感慨万分。不一会,杨遇春的眼神变得凶狠,令人感到害怕,只见他翻身从床上起来,然后佩戴好自己的手枪,快步走出了房间。

时值夏天,房间外的蟋蟀不停地叫,微微的凉风吹在杨遇春的脸颊上,他抬头看了看明朗的月亮,然后低头拉开了手枪保险栓,径直走向了高传遴的房间,推门而入。住在外屋的警卫员,发现师长杨遇春来了,急忙立正敬礼。此时,杨遇春说道:“高政委在里面吗?”警卫员回答道:“高政委正在里面休息。

高传遴听到外屋有动静,好像是杨遇春的声音,他以为杨遇春是来找自己商量事情的,就立即从床上起身了。杨遇春推开高传遴的房间门,起身的高传遴面对着门正在往身上披衣服。就在这时,凶残的杨遇春掏出手枪,对着高传遴连开三枪,高传遴“啊”的一声倒在了血泊之中。

外屋的警卫员听见枪声,吓了一跳,急忙向里屋里跑,结果迎面与准备逃跑的杨遇春撞了一个满怀。警卫员后退了几步才站稳了脚跟,他惊慌地说道:“师长,里面怎么……”警卫员的话还没有说完,杨遇春再次举起手枪,对着警卫员开了两枪,警卫员也倒下了。冲出高传遴的房间,杨遇春内心十分慌乱,他不顾一切地往外跑,一路逃出部队的驻地。

不久之后,杨遇春只身一人来到了国民党第56师的驻地,找到了该师师长刘和鼎。杨遇春自报家门,说明了自己的遭遇,并乞求刘和鼎收留。刘和鼎暗自窃喜,急忙将情况层层上报到了蒋介石那里。

蒋介石得知杨遇春的身份,大喜过望,立即委任他为国民党第56师参议,并命令刘和鼎好好款待杨遇春。就这样,曾经的红军高级将领杨遇春,在枪杀政委和一名警卫员之后,叛变投敌了。此后,杨遇春先后担任过蒋介石南昌行营参议、招抚特派员公署参谋长、重庆行营参议等系列职务。

可见,虽然蒋介石历来不喜欢重用叛将,但由于杨遇春是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生,所以蒋介石并没有难为杨遇春,只是不给他实际权力。1938年7月底,杨遇春被派到位于安徽的国民党第三战区任职。当杨玉春路过江西的时候,主政江西的熊式辉得知杨遇春擅长游击战术,遂挽留杨遇春留在江西,指挥两个地方保安团担负守卫庐山的重任。

当时,蒋介石的儿子蒋经国也在江西,他召集杨遇春手下的两个地方团的官兵,在庐山大月山搞了一个升旗仪式,以表示死守庐山的决心。在升旗仪式上,杨遇春高举手臂,代表两个地方保安团官兵表示决心:“我们在庐山升旗,便是宣示我们的决心,我们决心以血肉保卫此庐山神圣地区,我们即使剩下一兵一卒、一枪一弹,也要继续完成我们的任务。两个地方保安团的官兵们群情激奋,振臂高呼。

蒋经国看到这一幕也非常激动,对着杨遇春连连点头称赞。从当时的战局来看,庐山保卫战仅是武汉会战期间的一次外围游击战。不过,庐山保卫战历时将近九个月,那时候武汉会战早已经结束,由此可见杨遇春和两个地方保安团官兵的抗战决心。

最初,杨遇春接到作战命令,率领两个地方保安团立即赶到九江郊区阻击日本侵略者,以掩护参加武汉外围保卫战的薛岳兵团在九江、德安一带完成战略部署,完成阻击任务之后转移到庐山,担负保卫庐山的重任。不久,杨遇春指挥部队星夜进入阵地,抢修工事,第二天便与日本侵略者交上了火。当时,两个团约3000多名官兵沉着应战,多次打退日军进攻。

后来,杨遇春接到撤离命令,他迅速指挥部队登上庐山。紧接着,日本侵略者将庐山重重包围。不久,随着庐山周边地区相继陷落,庐山成为了“孤岛”,而杨遇春指挥的部队则成为了“孤军”。

不过,在杨遇春的指挥下,两个团的官兵斗志旺盛,他们抱定了决心,发誓要与庐山共存亡。此时,杨遇春的职务是江西游击总部副总指挥兼庐山守军总指挥。在面对敌人重重包围的不利局势下,杨遇春决心死守庐山,率领部队进行长期抵抗。

可是,庐山地形复杂,方圆三百里,登山的主要道路就多达九条,而且崇山峻岭之间的羊肠小道,也可以攀援上山。杨遇春手上仅有3000多人,这点兵力根本无法部署防御,总会留下空隙。怎么办?这时候,杨遇春发挥了其最擅长的游击战术。

杨遇春发动当地自愿参战的群众,将他们组织起来,成立了一个名叫“卫庐社”的机构,杨遇春亲自担任“卫庐社”社长。这个机构下面分为少儿组、妇女组、青壮组,各自承担着不同的职责。比如说,少儿组的任务是协助站岗放哨、维持秩序、侦察汉奸;妇女组的任务是负责洗涤补缀,协助看护伤员;青壮组的任务是负责运送弹药、粮食,协助战地救护。

经过周密的安排,杨遇春指挥庐山“孤军”多次打退了日本侵略者的进攻,暂时守住了庐山。后来,随着日本侵略者对庐山实施围困,杨遇春的部队伤亡越来越大,后勤补给也越来越紧张。到了1938年冬天,庐山“孤军”很多官兵都没有能够御寒的衣服,他们只能冒着严寒和敌人战斗。

不过,在杨遇春的鼓舞下,庐山“孤军”的斗志丝毫没有减退。在困境中,杨遇春还组织了杀敌立功、互相比赛的活动,官兵们以小分队的形式,趁着晚上不断偷袭和骚扰敌人,令敌人招架不住。就这样,杨遇春指挥部队与日本侵略者一直周旋到了1939年4月,保卫庐山将近九个月之久。

1939年4月中旬,庐山“孤军”面对的形势愈发艰难了,庐山外围防线已经被日本侵略者突破。此时的杨遇春也明白,庐山很难再守下去了,他决定指挥部队从庐山突围。一天晚上,杨遇春下达突围命令,他让全部守军到仰天坪一带集结,然后由碧玉庵向山下冲击。

经过一个晚上的激战,杨遇春率领残部成功突围,转移到了九江附近的岷山一带继续打游击。根据杨遇春手下的团长邓子超的记述,他率领的一个团登上庐山之时,共有官兵1600多人,成功突围到岷山之时,全团仅剩下840名官兵。另外一个团的团长名叫胡家位,他率领的一个团情况也差不多,损失过半。

由此可见,庐山保卫战有多么的惨烈。

从庐山突围之后不久,杨遇春被调到赣州下面的一个区,担任行政督察专员和区保安司令。后来,杨遇春又历任国民党第一集团军第2挺进纵队司令、第九战区高级参谋,紧接着他加入军统组织,先后担任江西省缉私处处长、交警第二总队总队长。

从杨遇春的任职情况来看,他并没有因为庐山保卫战,而受到国民党方面的重用,基本上都是出任一些闲散职务,郁郁不得志。到了解放战争时期,杨遇春出任交警第三旅旅长,指挥部队在平津地区与解放军作战。后来,杨遇春又被调到江南地区,出任护路司令。

1949年初,国民党军队在各个战场上节节败退,杨遇春来到了福建泉州,出任泉州戒严司令。1949年10月,杨遇春跟随蒋介石败逃到了台湾。在台湾时期,杨遇春成为了国军少将,历任“国防部”少将参议、“总政战部”第六组少将组长、保安警察第一总队总队长、警务处副处长、内政部警政署副署长。

1977年左右,杨遇春从内政部警政署副署长职位上退休。1989年,80岁高龄的杨遇春在台湾病逝,走完了他复杂的一生。作为红军高级将领,杨遇春枪杀政委和警卫员叛变投敌,其卑劣的行为是可耻的,是令人唾弃的;作为国民党将领,杨遇春率领两个地方保安团死守庐山,坚决抗击日本侵略者,他的行为是值得称赞的。

人就是这么的复杂,杨遇春就是一个复杂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