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提出“中美俄罗斯欧西基”对世界的竞争,中国如何回应?

美国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智库叫做“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这个智库提出的政策建议对美国的外交有很大的影响。就在最近,该智库的两位顶级智囊,一位是该智库的主席理查德•哈斯,另一位是资深研究员查尔斯•库普查,合作发表了一篇题为“新的大国协调”(The New Concert of Powers)的文章,提出当今世界应该模仿19世纪欧洲的“大国协调”机制(英法俄普奥),建立一个由中国、美国、俄罗斯、欧洲、日本、印度这六大力量共同组成的“大国协调”机制来管理世界,认为除此之外世界没有更好的选择。

这两位智囊的理由是,单级时代已经结束,美国即便经济能够反弹,也无法阻止一个多极化和意识形态多样化的世界的到来,而现有的管理世界事务的制度安排也是弊病百出,比如说联合国过于官僚化和形式化,七国集团代表性不够,20国集团议而不决,因此需要建立新的全球顶层治理机制。

在他们看来,“大国协调”机制的优点是,具有政治上的包容性和程序上的非正式性,包容性意味着把最有国际影响力的强国全都包含进来,而不管它们是什么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非正式性意味着它们之间只展开协商寻求共识,不进行投票,不行使否决权,不制定有约束力的文件,明显区别于联合国安理会。他们构想的六国协调机制将设立一个总部,可能的地点在日内瓦或新加坡,各方派出高级外界代表团常住总部,由各成员轮流担任主席。非洲联盟、阿拉伯联盟、东盟和美洲国家组织也可派驻代表团,但无正式成员资格,只有在讨论涉及到它们所在区域的问题时才可参加会议。

对于这样一种方案,中国显然不会赞同。其实,随着中国加速崛起,近些年来美国智囊已经提出过不少应对方案,比如2007年提出的G2方案,这个大家都有所耳闻,也就是中美两国主导世界的方案,但是中国理性地没有接招,如果接招就掉进美国的陷阱里了,当时中美两国实力相差还很大,搞所谓的G2名不符实,只会消耗中国的国力,还会影响中国与世界的关系。现在美国智囊提出的六国协调机制,我认为存在如下几个很大的问题:第一,这六大力量其实分成两派,一派是美欧日,另一派是中俄,印度则处于不确定的状态,但更多会倒向美欧日一边,这就形成了一种不平衡的局面,中俄在其中会比较被动;而且日本是美国的战略附庸,并不是一个独立自主的主权国家,没有资格进入这样一种机制;第二,中俄两国都强调要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而不是搞排他性封闭性的集团,搞六国协调机制将会进一步架空联合国,让广大中小国家失去发声的平台,这完全违背了中俄两国的初衷;

第三,19世纪欧洲的大国协调机制虽然给欧洲带来了一段较长时间的和平,但最终未能避免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可以说彻底失败了,而现在美国提出的六国协调机制,仍然是从大国权力斗争的思维出发,没有任何高明的地方;第四,中国一向主张国际关系民主化,认为世界上的事情要由各国商量着办,而不是由少数几个国家说了算,中国加入六国协调机制显然会对中国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关系带来负面影响,也不利于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

美国智囊提出“六国协调”管理世界的方案,本质上是美国的单极霸权模式现在玩不转了,而中国崛起的势头又无法阻挡,于是想忽悠中国进入它设定的框架里,帮助它分担霸权的成本,即可达到变相遏制中国的目的,又可以继续通过美元霸权等方式来收割世界。因此,中国应该对这样的方案说不。。

相关文章